教师之家
TEACHERS' HOME
教师之家 > 幼教资讯
国外学前教育那些事儿

    国外诸多研究证明,不同文化背景儿童入学准备上的差异不仅直接影响他们入学之后的学习和发展,也影响到公共财政投入的效率,同时进而使得政府通过实施义务教育促进教育公平的美好愿望大打折扣,为此,不少国家纷纷采取各种措施促进学前教育的均衡发展,以此为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奠定基础。

一、学前教育均衡发展的内涵

    学前教育均衡发展是指通过法律法规确保给予适龄幼儿以同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通过政策制定与调整以及资源调配而提供相对均等的教育机会和条件,以客观公正的态度和科学有效的方法实现教育效果和成果机会的相对均衡,其核心追求是实现资源配置的相对均衡。幼儿教育均衡发展既追求数量增长又追求质量提高,是在幼儿教育整体持续发展的前提下区域间、幼儿园之间差距逐步缩小的过程,是各幼儿园都能根据自身的特点和幼儿的发展水平制定适宜的发展策略,最终达到共同发展的过程。从实践上看,幼儿教育均衡发展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教育机会的平等,即适龄幼儿都有受教育的机会,主要体现在入园率这一指标上。二是教育过程平等,主要体现在资源配置的平等,包括生师比、教师的学历、教师工资和生均公用经费、生均用地、生均用房、生均图书等资源均衡配置。三是教育结果公平,即教育成功机会和教育效果相对均等,每个幼儿在接受教育后都应达到基本标准[1]。

二、国外学前教育均衡发展策略

  (一)加强学前教育立法

    纵观世界各国学前教育发展史,学前教育立法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国际趋势。美国联邦政府早在1979年就颁发了《儿童保育法案》,1990年通过了《儿童早期教育法案》,颁布了《儿童保育和发展基金法案》,并在1995年对其进行了修改。英国于1989年颁布了《儿童法案》,澳大利亚于1972年颁发了《儿童保育法案》,葡萄牙于1997年制定了《学前教育法》,等等。这些国家不约而同地采取政府立法的形式来保证和促进本国学前教育的发展[2]。

    世界各国的学前教育法案旨在促进本国学前教育的普及和发展,也对各国学前教育的均衡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例如,美国1981年颁布的《提前开始法》。早在1965年,美国就开始实施“提前开始”计划,主要面向未达到义务教育入学年龄(主要是3~5岁)的低收入家庭儿童,向其提供免费的健康、教育、营养、社会和其他特定的服务以使这些儿童能充分发挥其潜能,提高其入学准备的水平。此外,20世纪70年代,朝鲜逐步实行“幼儿公育”,并用法律条文固定下来,建立了社会保育和教养的儿童教育体系。在这些法律条文中,比较重要的1976年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儿童保育教养法》。它规定:学前教育在费用上实行由国家和社会共同负担,使所有儿童从出生6个月开始直到入学前在托儿所、幼儿园接受平等的免费教育[3]。瑞典于1975年正式颁布了《学前学校法》,明确指出地方政府要进一步完善公立学前教育系统,市政府每年要为本市区所有6岁儿童提供至少525学时的免费学前教育。1995年瑞典又颁布新的法律,明确规定每个市的政府都有义务为儿童提供学前学校教育,不得拖延或者拒绝。1996年,瑞典把学前教育纳入正规教育体系,强调儿童的早期学习对终身学习的重要性。1998年瑞典正式颁布了全国统一的学前教育课程[4]。

    进入21世纪以来,世界各国的学前教育立法随着各国学前教育改革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美国2002年颁布了《不让一个儿童落后法》,此法涉及到学前教育方面的主要是“阅读优先项目”,为保证项目的有效实施,法案还在师资培训和经费方面提供了保证。德国联邦政府对《儿童和青少年福利法案》进行了改革,于2004年颁布了《托幼机构拓展法案》等。

(二)实施学前教育“弱势补偿”方案

    国家制定并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系统的学前教育发展项目和发展计划是当今世界上许多国家促进学前教育发展的重要措施。尤其是对贫困人群、弱势群体实施补偿教育和教育援助是很多国家都采用过的促进学前教育均衡发展的有效措施。

  1、美国的“开端计划”(HeadStartProject

    1965年秋,美国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开端计划”(HeadStartProject),这是实现学前教育机会均等的目标的一项重要计划。联邦政府明确规定,开端计划至少要以90%以上的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家庭的3-5岁的儿童为对象。开端计划的目标是:(1)改善儿童的身体健康和体育技能;(2)增进情感和智力发展;(3)改善认知能力,尤其是运用语言和概念方面的技能;(4)建立能使将来的学习获得成功的态度和信心;(5)帮助儿童及其家庭建立联系,反之,亦然;(6)帮助儿童和他们的家庭发展对社会有责任的态度,同时鼓励社会帮助穷人;(7)增进儿童和家庭的自尊和尊严[5]。

    开端计划的具体内容是:由联邦政府拨款,将贫困而缺乏文化条件的家庭的4-5岁的幼儿免费收容到公立特设的学前班,进行为期数月至一年的保育。内容包括:体检、治病、自由游戏、集体活动、户外锻炼、校外活动、文化活动等,以消除他们与其他儿童入学前形成的差异,一般对5岁儿童进行为期8周的短期课程教育,对4岁儿童则进行一年的长期课程教育。开端计划的学校一般是借用小学、教堂、集会场所的房子或运动场的一角来进行,保育时间一般为每天3-4个小时[6]。

    上和教育上都得到了一定补偿,引起了美国全民对贫困儿童的关注,掀起了教育学家和研究者研究学前教育的热情,使得国家也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研究早期教育问题,使人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学前教育对于儿童尤其是贫困儿童的重要作用。“开端计划”在提高贫困儿童的学前教育入学率,缩小贫富阶层的儿童在入学准备上的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美国学前教育的均衡发展。

  2、印度的ICDS项目

    该项目为印度最贫穷的儿童和妇女提供免费服务,以改善他们的健康、营养和教育状况。目前,印度儿童发展综合服务项目涉及的领域与刚成立时相比,已经扩展了很多。到1995年,4200个工程计划已成网络,使近75%的社区受益,另外还有273个城市中的贫困地区受益,具体有480万的哺乳期的母亲与2290万6岁以下的儿童参与到项目中来,其中1250万的儿童参与了项目中心的学前教育活动。

    ICDS项目的目的包含以下五个方面:(1)改善0-6岁儿童的营养与健康状况;(2)为儿童的心理、生理与社会的和谐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3)减少死亡率、发病率、营养不良与辍学的影响范围;(4)保证政策得到有效的执行,联合各部门共同促进儿童的发展;(5)通过营养与健康教育,提高母亲满足儿童的正常营养与健康需要的能力。服务类型包含:补充营养;免疫和健康检查;咨询服务;非正规幼儿教育;营养和健康教育。项目通过五个主要层次(中央、州或地域、邦、街区以及村庄或庭院)分层负责,分层实施[7]。

     印度的ICDS项目是灵活使用国内国际资金资源促进本国学前教育发展的一个成功的例子。该项目使得千百万的印度儿童受益。它不仅使印度千百万处境不利儿童获得了健康和营养方面的援助,还使他们获得了一定的接受学前教育的机会。目前印度政府正在着力加大该项目的覆盖率和普及率,尤其注重该项目在偏远地区和贫困地区的推广。该项目实施33年以来,对印度学前教育的普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改变了印度只有城市地区才有幼儿园、只有富人的子女才能接受学前教育的状况。

  3、英国的“确保开端”(SureStart)

    “确保开端”计划是英国政府自1997年推出的一系列重大的政策和行动之一。政府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试图通过扩大社区合作、保教一体化、咨询等手段来扩展和提升幼儿教育和保育的质量和数量。该方案为家庭提供的服务主要包括:家访咨询、帮助家长理解和支持幼儿的游戏、分享儿童保育和教育的经验、提供初步的社区健康服务、为有特殊需要的儿童和家长提供支持。政府雇佣幼儿保育和教育的专业工作者开展“确保开端”的项目。

    “确保开端”计划的主要宗旨是和准父母、父母及儿童一起促进婴幼儿身体、智力和社会性发展,尤其是那些处于不利地位的儿童(儿童中的弱势群体),使他们在家庭中和进入学校后能够健康成长,从而打破不利处境的恶性循环。

    “确保开端”计划是英国实现在20年之内彻底根除儿童贫穷现象承诺的中心环节。“确保开端”与美国60年代发展起来的“开端计划”项目不同的是:它不是通过托幼机构来对贫困儿童实施补偿和补救性质的教育,而是强调在尊重家庭文化背景的基础上,帮助家庭营造良好的家庭教育环境,更多强调的是贫困家庭的“教育自救”以实现贫穷的自我预防,同时,“确保开端”计划并不仅仅面向贫困儿童,而是面向所有家庭的所有儿童。“确保开端”计划提高了英国的学前教育的进一步普及和质量的提高,尤其是提高了弱势群体儿童的学前教育入学率,促使英国学前教育向更均衡的方向发展。

  4、德国学前儿童家庭教育援助项目

    德国的学前儿童家庭教育援助项目是为提高弱势群体家长的教育能力而建立的家长或家庭援助项目。项目主要包括以下两种:

  (1)家庭社会教育援助项目

    这是为其幼小儿童处于困难境地的家庭设立的免费援助项目。它们是由慈善组织或社区青年福利部门资助的。目的是帮助家庭在不依赖外援的情况下解决自己的问题。这个项目是由受过特殊训练的社会工作者来进行的,它们采取个别援助的形式和家庭一起合作1-2年,每周工作5-10个小时,是以咨询的方式,来帮助家长解决它们面临的社会和教育方面的问题。这个项目也对那些未婚母亲的孩子实行援助[8]。

  (2)家庭互助项目

    1987年,在联邦德国的一些地区和城市实施这类项目。这个家庭取向的项目的目标是帮助家庭,使其在遇到困难时能自助和自组织。到1990年,联邦德国的各个地区建立起服务于不同需要(单亲父母组、家长和儿童游戏组、学步儿童中心、儿童紧急看护服务和家长与儿童室等)的网络。

    德国学前儿童家庭教育援助项目设置的这类机构的意义在于它弥补了学前教育机构的缺乏,一定程度地提高了家长科学育儿的能力,满足了不同阶层的家长对学前教育的需求。

  (三)政府提供多方面的学前教育资助

    政府设立专款专项补助学前教育也是很多国家为促进学前教育均衡发展的又一重要措施。直接对幼儿园和家长进行资助可以直接帮助那些发展学前教育有困难的地区发展学前教育,可以帮助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解决幼儿入园难的问题,促进学前教育的发展。

  1、日本的“机构补助”和“幼儿津贴”

    日本在1997年开始实施的《儿童福利法》中规定,幼儿教育阶段的补助主要分为“机构补助”和“幼儿津贴”两部分。“机构补助”指保育所的设备及各种事务费,由国家负担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都道府县负担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幼儿津贴”则作为福利发放给儿童家庭。同时,为了减轻私立园幼儿的家庭负担和确保教育质量与公平,日本儿童津贴制度采取“排富性”和“分层补助”的方式。

    此外,政府对私立幼儿园也经常进行补助,同时对低收入户每年至少补助入园所费八万日元。政府的多项资助促进了日本学前教育,尤其是私立学前教育的发展。

  2、澳大利亚政府对学前教育的资助

    早期,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只资助非营利机构,政府资助的金额主要参考在该机构工作的职员的资格和办学模式。但随着社会对儿童保育需求的增大,盈利性的儿童保育中心逐年增加。它们的举办者经过斗争,使得联邦政府从1991年开始对他们也进行资助。社区设立的临时的和全日制的保育中心如果符合政府标准,也能获得资助资格,但资助金额根据各机构内可利用的场所来决定。

    对其他家庭进行有弹性的资助。目前,联邦政府的资助政策力图鼓励单亲家庭、特殊需要儿童和少数民族儿童接受学前教育。与此同时,家庭日托中心、课后班、居民家庭中心等也受到政府资助,单亲家庭日托中心所受的资助比临时或全日制的日托中心受到的资助更多。

    在联邦政府的资助下,20世纪80年代,澳大利亚儿童保育的儿童数量有明显的增长。显著改善了只有富人的孩子才能上幼儿园的状况。

  3、韩国学前教育政府资助项目

    韩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促进学前教育的发展:由政府拨专款实施特殊的支援与扶持,从低收入阶层集中的地区开始逐渐增设示范幼儿园;实地调查100户以上的永久性住宅区和500户以上的公共住宅区,督促当地有关部门履行设置保育设施的规定;根据劳资双方的协议,凡拥有500名以上女职工的企事业单位,义务设立幼儿教育机构;并规定政府机关必须与附近的企事业单位及居民区联合,利用当地公用设施开办幼儿教育机构;充分利用现代化的宣传媒介,开展丰富多彩的宣传活动;简化审批手续,扩大税收照顾,增加金融支持。这些改革措施促使韩国学前教育朝着公平、优质的方向稳步发展[9]。

  另外,韩国政府也非常注重对弱势群体和落后幼儿园的帮助,以促进韩国学前教育的健康发展。从1999年9月开始,韩国政府就开始实施一项旨在“资助低收入家庭幼儿入学学习的计划”以帮助这些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获得更多的受教育机会,从而确保受教育机会均等的原则[10]。

    学前教育的均衡发展是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基础,也是实现教育公平的重要方面。学前教育均衡发展并不是新鲜的理念,世界各国在发展教育、促进教育公平的实践中已经有了不少的理论和实践的经验。古语说“他山之石可以功玉”,这些宝贵的经验是“他山之石”,只是供我们参考借鉴的,而真正的“玉”是基于我国国情的学前教育均衡发展,寻找我们自己的学前教育均衡发展之路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幼儿园地址:温州市永东路90号 电话:0577-88166063
©2011-2012 金太阳幼儿园版权所有 jty.xsw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人才招聘|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09100283号-1 设计策划:国鼎网络